人性化服务 | 简体版 | 繁体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凝侨心      汇侨智      聚侨力      维侨益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宣传 >> 人物专访

顾兆田:丹心报桑梓 深情牵故乡
信息来源:信息中心   发布时间:2016-12-14  作者:系统管理员   点击数:5988
【文字显示: | 无障碍浏览   背景颜色:
 

    大概很多年以后,我还是会记得和顾兆田先生初见时的场景——一头银丝的老人右手拄着手杖,沿着狭长的楼道缓缓拾级而上,灰色的外衣有些褪色,黑色的长裤裁剪简单,一身再普通不过的着装看起来是有些年数了。

  一路上,老人用左手挡开了不少想要搀扶他的人。“没事,不用,不用。”他一一谢绝。来到熟悉的办公桌边,他把手杖轻轻靠在一边,手支撑着椅子扶手用力坐下,整个过程有些艰难,而他的脸上始终挂着微笑。

  老人已经94岁高龄了,行动虽有些蹒跚,但看得出,精神依然很好。

  见面的地点,选在顾兆田奋斗了大半辈子的心血地——新记药物有限公司。公司位于香港上环的德辅道中商业中心一楼,楼牌并不显眼。走过一条狭长的走廊,推开一侧移门,便到了办公室。环顾四周,这间办公室面积不大,环境和上世纪九十年代香港片中出现的办公场景相似。工作人员两两相对而坐,忙着手头的事情,偶尔接耳低语,是语速极快的粤语,夹杂着“嗒嗒嗒、嗒嗒嗒”的打字声。

  顾兆田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名片,双手拿着递过来。名片是繁体字,竖着印刷,白底黑字,没有多的标记图案,风格极简。

  从大楼到办公地到名片,这里透着浓郁的充满时代气息的属于香港上环的特色,这——很香港。

  20世纪初期,大陆人士来港发展,大多都以上环为据点。顾兆田便是其中之一。

  而顾兆田的故事,要从山清水秀的镇海九龙湖说起。

  难忘记忆中的家乡

  1922年,顾兆田出生在镇海河头乡路下徐村,也就是现在的九龙湖镇河头村。

  记忆中的家乡,春天,清澈的小河两岸杨柳依依,村里的妇女成群结伴地提着桶,蹲在河边洗东西;夏日,小孩子肆无忌惮地在河里扑腾,头顶的树上,知了叫个不停;秋季,屋前院后的田地是成片成片的金黄色,大人们俯着身子忙着丰收;冬时,温暖的阳光斑驳地落进院子里,老人小孩坐着小板凳嗑着瓜子说笑着……

  在之后的很多很多年,顾兆田都没有再看到过这样的四季。

  听他回忆,在他爷爷辈的时候,顾家的生活还是过得不错的。到他出生没多久,顾家并没有如他名字一般多田多财,反而因为他父亲的英年早逝,顾家没了顶梁柱,靠着女人艰难持家,日子也逐渐开始走下坡路。

  时间一天天过去,顾兆田在乡间泥泞的小路上奔来跑去,慢慢长大。乡里邻居都记得那个十分机灵的小男孩。七八岁时,顾兆田挎着小布包进了河头鸿山小学念书。课堂上,聪明的他总是听得特别认真,学得尤其快。但好景不长,由于家中经济实在困难,读了三年书后,顾兆田不得不辍学。

  那一天,他一路时不时回头看看学校,沉默不语地回了家。

  那一刻,他下定决心,要多挣钱,成为家中顶门立户的男人。

  童年的印象在鲐背之年的顾兆田的脑海里早已变得模糊,而最深的记忆,唯有贫苦。

  “家里就靠着妈妈和大姐做针线活,维持生计。”顾兆田说着说着,眼里噙着泪水,声音变得哽咽,“她们真的很苦,每天做针线,手上都是伤和茧,过得太累了。”长姐如母,顾兆田的大姐为了照顾家里的弟弟妹妹,和母亲一起承担养家重任,一直没有出嫁,这让顾兆田心里久久不能释怀。

  恍惚间,顾兆田仿佛看到了当年母亲和大姐在昏暗的油灯下,眯着眼睛皱着眉头穿线的样子。“所以我一直没有忘记家乡,没有忘记她们的付出,更没有忘记当年的苦……”后面的话,几乎听不清了,顾兆田拿着纸巾抹着泪水,泣不成声。

  儿时的艰苦让顾兆田一直保持着节俭的生活习惯。“你看,我这身衣服穿了七八年了,特别合身。”顾兆田抓着自己的衣角,认着地说,“我没有一件名牌,真是舍不得。看我这手表,也就500元,戴了好多年了。”

  他说,“不乱来”是母亲和大姐教会他的最重要的事。

  寻找自己的人生之路

  1935年,顾兆田提着一只小皮箱,里面装着母亲和大姐亲手缝制的衣服和布鞋,跟着亲戚坐船去往上海十六铺码头。

  临别时,母亲眼泪汪汪,拉着他的手不肯放:“兆田啊!兆田啊!你要争气!要争气呀!”

  第一次离家,少时的顾兆田不曾想到,此一别,就是半个世纪。

  上海一家螺丝钉厂的学徒成为他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干了三年,站了三年;吃在厂里,睡在厂里;三元一月,一分不花。

  “那时候还小,什么都不懂,就站在厂里装螺丝,除了挣钱,也没学到什么东西。”顾兆田回忆,“每个月发工资,是交通银行的纸质钞票,我全部寄到家里。”说着,他便笑了,像个孩子一样。

  到了16岁,顾兆田失业了。1937年,日本人入侵上海,螺丝厂随之关闭。

  “不能傻干,还要学点什么。”小小年纪的顾兆田给自己定了目标。几个月后,闲不住的他在表哥的介绍下,进入一个台湾人开的上海振荣洋行学做生意,在华亭路上卖起了药材。“日本人占领上海后,三井洋行成了最大的药材经营商,然后由他们把药材卖给我们,我们再卖出去。”顾兆田说。

  在洋行,依旧是学徒,依然过着苦日子。平时除了打杂做卫生,顾兆田还会认认药材,学点知识,晚上就睡在写字台上,顾兆田一句怨言都没有。“当时我们有三个学徒,我排老二,但老板最中意我。”顾兆田说着说着,又自己乐呵起来,“因为我最勤快又听话,老板让我们做什么,有时候是一些小事,别人不愿意去,我总是很好地去完成。”

  一来二去,活络的顾兆田在洋行里就颇受老板重用,也得客户信任。

  勤奋的人,运气总不会太差。看中了当时药材价格每日疯涨的势头,有着生意头脑的顾兆田早早地以低价从洋行囤下了一部分药材,等到一段时间后客户需要且价格上涨时再卖出,从中挣取差价。“几年的功夫,我积了一千多大洋,换成法币有五十多万呢。”顾兆田自豪地说。

  后来老板回了台湾,顾兆田就又失业了。只是这一次,拿着一大笔钱,顾兆田信心十足地南下,前往温州创业去了。

  到了温州,由于人生地不熟,加上做生意没有经验,五十万元的本钱一下子就亏到只剩下三十几万元。

  温州待不下去了,怎么办?顾兆田眼看着温州离台湾不远,便决定揣着剩下的钱坐船去台湾,找曾在上海的那个洋行老板。

  坐船,得看天而行。在温州港的船上整整坐了两个星期,已经晕得直吐黄水的顾兆田终于等来了南风,可以出发去台湾了。年轻的顾兆田看着船窗外起伏的海浪,并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只是记着那年母亲对他叮嘱的“要争气”,他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趁着年轻,要到处闯一闯,总会成功的。

  1942年,一个穿着长衫、个子不高的小年轻穿梭在台北的延平北路上。他便是顾兆田。乍到台湾的顾兆田创业并不顺利,找不到药材生意做,带的本金转眼又少了10万元。

  之后几年,他奔波在台湾与上海之间,做着不大不小的药材生意,时刻寻找立脚的机会。这期间,顾兆田印象最深的便是第一次坐飞机,搭乘中央航空公司的飞机从台湾抵达上海,仅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比坐船快多了。“那个飞机是面对面地坐在两边,当时飞机上就19个人。到了上海后,大家知道我坐了飞机,都觉得特别了不起。”以往的事,顾兆田总是记得清晰。

  1949年,28岁的顾兆田离开上海,四处寻找机会。驻足在香港街头、穿梭于台北闹市、行走在广州城里,他在找自己的人生之路,并最终在香港落脚。

  说起那几年漂泊的岁月,顾兆田一脸云淡风轻。“等后来再回头去看,以前的每一段经历都是将来成功的积累。过去的成功和失败让我在生意场上学到了很多东西。”顾兆田说,“年轻的时候,一点也不觉得苦,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勤快,要勇敢!你们现在的年轻人也一样!”

  诚信的人运气不会差

  1951年,有着多年买卖药材经验的顾兆田投入自己十多年来挣的钱,在香港独资开设新记公司,主营西药原料。

  当时的公司就设在德辅道中30号,距离现在公司并不远,但面积只有现在公司办公室的六分之一大。小小的公司,顾兆田和表哥、朋友三个人艰苦经营,主做台湾生意,缺什么卖什么,也挣到了些钱。

  顾兆田总是说:“我的运气好,生意虽然做得不大,但一直有人帮助,一生贵人特别多。”

  小时候,贵人是母亲和大姐,两个默默付出的女人成为他贫苦生活中的一盏明灯,照亮前方的路。到了振荣洋行,行里的卖药人也是他的贵人,助他赚下人生第一桶金。后来,便是遇到了他的太太卞裘莉,夫妻同心创办公司。

  “娶到一个好女人,非常重要。”结婚62年,顾兆田说起自己的太太,还是一脸幸福和知足。

  他回忆,到香港不久,他辗转去了台湾,差一点和一名台湾姑娘成亲,但因为符合年龄的他没有按时服兵役,无奈被困台湾六个月,又回到了香港。后在朋友的介绍下认识了现在的太太,结了婚并留在了香港。“开办公司后,我太太主要帮我跑广州。那些年从香港到广州并不容易,过桥一定要唱《东方红》,不唱还不让过呢。我太太胆子大嗓子好,歌也唱得好听。后来每次广州有交易会,都是她亲自出马的,肯定能行。”

  正是在卞裘莉的协助下,国产的西药四环素、土霉素、谷维素等引入香港市场,拓宽了新记公司的发展渠道。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由于当时的国内形势特殊,隶属中央贸易部(现为商务部)的华润公司受中央委托,想要找一个香港药材商人做产品总经销,将国产原料运往东南亚和印度等地。而中央的唯一要求就是找的人一定要老实、诚信。

  “然后就找到了我。”顾兆田哈哈一笑。在香港的那几年,顾兆田坦诚的生意风格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就是我们镇海人、宁波帮人的特点,从小生活并不富足,却肯吃苦耐劳,而且大家做事情讲诚信,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地做好。”

  在华润公司的支持下,新记公司的发展迎来春天。“那时候做生意几乎变成垄断了,虽然每种药物都报价不高,但量大,因此积蓄了不少。所以,我觉得我有今天,特别感谢共产党,共产党是我的大贵人呢。”顾兆田说。

  1971年,发展势头强劲的新记公司改名新记药物有限公司,并在加拿大设立分公司。

  眼前的老人总是谦虚地说,自己运气好。其实,诚信努力的人,运气一定不会差。

  改革开放后,随着进出口产品贸易限制放宽,新记公司的生意受到影响,大不如前。顾兆田倒也心平,守着自己并不大的公司继续做着西药原料生意。如今,虽把公司全权交给儿子打理,但他一点也闲不住。公司里依然保留着他的办公桌,而他也会定期去公司坐一坐。

  “我还做得动,人老了,但心不退休。”顾兆田拍了拍胸脯,认真说道,“能做就要一直做下去,对身体好。”

  归家的心 念乡的情

  有一封信,顾兆田藏了整整21年。

  “光阴真快,糊里糊涂的我离开家乡,已经是很长的一段日子了,但我童年时在乡间的情形,在河边钓鱼、游泳,上山砍柴,好像仍在眼前,艰难的日子和滋味仍在心头……”1985年,顾兆田自小离乡后首次回到河头乡探亲,紧紧拽在手里的,就是这封他一字一句写下来的给家乡的“家书”。

  回乡,是为了让家乡变得更好。

  回家第一件事,顾兆田联系相关部门,为乡里部分不通水电的村子接通了水和电;出资修缮了当年必经的上学路,让泥泞路变成了水泥路……

  “当年,我就记着母亲要我‘争气’去闯天下,脚踏实地去做人,可惜,到了今天没有飞黄腾达,对家乡亦没有什么贡献,惭愧!惭愧!”因此,顾兆田决定为家乡做点什么。

  1985年2月,出资16万元助建河头鸿山小学,同年11月又出资11万元助建河头顾兆田幼儿园……顾兆田说:“我希望家乡的下一代能多读一点书,多学点知识,以后能够出人头地,用知识改变家乡的面貌。”此后,他时刻关心着家乡小学、敬老院、幼儿园的建设发展,一直没有停止过为家乡公益慈善事业的付出。

  从1987年开始,顾兆田每年春节前夕都记挂着家乡的父老,为村里老人和敬老院无保老人发放春节慰问礼金,为学校、幼儿园添置教学仪器、设备和玩具,给敬老院送去床上用品。“我就是希望过年了,他们能吃得好一些,睡得好一点,过一个祥和的开心年。”顾兆田的话语朴实而动情。

  而多年来家乡翻天覆地的变化也让顾兆田分外欣慰。宽敞的道路、怡人的风景、兴旺的农业、幸福的老人……如今的九龙湖已经成为镇海的后花园。生活环境变好了,条件也改善了,想到这些,老人脸上是掩不住的笑意。

  2014年初,得知蛟川街道云龙福利院要扩建,顾兆田和太太卞裘莉又毅然决定一起捐资60万元,以纪念他们60周年钻石婚。

  顾兆田夫妇的爱心如涓涓细流,几十年如一日,对家乡的付出一直没有停息,合计为家乡的公益事业捐资620余万元。“我们这些都是小数目,就是我小小的一份心意。”顾兆田摆了摆手,不好意思地说,“实在是难为情啊。”

  去年年底,经过深思熟虑的顾兆田夫妇考虑到自己年事已高,又为家乡捐赠120万元,与区慈善总会、区侨联签署建立“顾兆田卞裘莉慈善基金”,该基金专项用于未来十年的安老助老、奖教奖学、应急帮扶等慈善公益性项目。

  做慈善,把以后的时间考虑起来,这在镇海还真是头一个。

  九十多岁的高龄,原本早应安享晚年,顾兆田夫妇却还是要把自己辛辛苦苦积的钱捐出来,用于家乡建设。这么多年,他一直不忘回馈桑梓,着实让人感动。不仅仅他自己,在这份为家乡无私付出的爱心中,顾家的二代、三代也在为家乡出力。

  “我总算已经给您争了气,母亲呀,您可放心了。”言罢,老人的眼眶又红了,一时兴起,哼起了《酒干倘卖无》的旋律:酒干倘卖无,多么熟悉的声音,永远也不会忘记。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

  一个老人微颤的歌声,一直萦绕耳边,让人不禁鼻头一酸,红了眼睛。

  告别时,顾兆田坚持把我们送到公司门口。

  “顾老,今年回家乡吗?”

  “回,想回去呢!最想念家乡的葱烤河鲫鱼了。你会不会做?这选鱼也有讲究,河鲫鱼不能太大,还要油里炸一下,葱要一整根的……”

  “好!您来做给您吃!”

  “哈哈哈……”

  离开大楼,沿着德辅道中,走着走着就到了永利街。香港电影《岁月神偷》的大多数镜头都在这里取景。电影说:在幻变的生命里,岁月原是最大的小偷。

  然而,岁月偷去了青春的脸庞,年轻的容颜,却偷不走永远记挂在心的思乡之情。(镇海区侨办)

分享到:
相关信息:
精神传承 首批“宁波帮”杰出人士塑像揭幕 2014-09-18
             


RSS订阅 |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隐私保护申明 | 版权声明 | 网站帮助 | 网站导航 | 网站管理 | 邮箱登录
浙江省宁波市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 宁波市海外交流协会 版权所有 TEL:(0574)87186568 传真(0574)87270637
宁波市宁东路2001号 邮编:315066 浙江金网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IE7.0或以上浏览器访问达到最佳效果
管理员:gzy_825@126.com 浙ICP备12033054号-1 当前访问量: 42133558


宁波侨办微博


宁波侨务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