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宣传 >> 人物专访


石孟泽:钻研学术 其乐无穷
信息来源:信息中心     发布时间: 2014-05-08     作者:系统管理员     点击数:
【文字显示: | 】  无障碍浏览    背景颜色:
 

    “青年学子视野上要放眼世界,敢于冒险,却也不可好高骛远;行动上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去实现理想。”这是远在异国他乡的石孟泽教授带给家乡宁波北仑学子的鞭策和寄语。

  石孟泽,今年46岁,北仑柴桥人,现为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1992年,他赴美留学,而后经过近二十年的教学耕耘,成了顾客关系和促销管理领域的专家。

  从小聪明好动,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

  1968年,石孟泽出生于柴桥街道河头村一个普通家庭。那年月,河头村还属于紫石乡。石孟泽的父母都在紫石综合厂做篾工,家境虽然清贫,日子过得倒也闲适。“他从小称不上是神童,也没见他树立什么远大理想,就和普通的孩子一样顽劣。”石光泽是石孟泽的胞兄,年长两岁,他笑着说弟弟小时候最爱和村里的小伙伴一起,在附近的河边和小山里疯跑。“那时小孩儿没多少娱乐活动,我们还爱看小人书,我和孟泽就省下零花钱合买过几本。”石光泽说,上了学后,哥俩都爱读繁体竖排的《薛仁贵征东》等一些古典小说,但石孟泽的兴趣更多是放在了数理课程上。

  石孟泽6岁时,因哥哥上学,大人上班,家里没人能照顾他这个顽皮好动的小子。虽然孟泽未到入学年龄,父亲石根道还是央求河头小学的老师破例“收留”他在课堂里旁听。一个月后,因他的课堂表现甚获老师欢心,石根道在老师的建议下,马上为他正式办理了入学手续。石根道自豪地说,河头小学的一名老师曾对他这般夸奖石孟泽:“也真奇怪,有些东西一说出他就懂了。”

  那时的小学是5年制,向来在学校名列前茅的石孟泽又以紫石乡第一的成绩考入了镇海中学。“我记得有一晚孟泽住在昆亭外婆家,乡里突然来了电话,说第二天早上要参加镇海中学的复试,姨父只好连夜用自行车把他送回了河头村。”石光泽说,那时镇海中学初中部一个年级只有四个班,整个紫石乡也就十余人前去应考,农民家庭出身的弟弟能考进确实不容易。但换了新环境后,毕竟同学们都是全县选拔出来的尖子生,他的个子也较矮小,初一时的成绩在班级中几乎是倒数的。

  可是好强的石孟泽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拿出“蚂蚁啃骨头”的精神,抓紧一切空余时间来“恶补”。“孟泽的老师告诉我,到了半夜十二点,他都好几次被人发现在宿舍的被窝里打着手电筒看书。”石根道说,不过后来老师和他谈起儿子,从最初的“让他不要这么用功”,很快就改成了“实在蹿得太快”——当然这是指他的学习成绩,而非身高。

  由镇海中学保送到复旦大学,喜欢武术和桥牌

  转眼间,已是镇中尖子生的石孟泽迈入了高三年级。1985年的一天,石根道出差到镇海物资局去把厂里的煤票换成砖票,办完事后,他想顺便给儿子捎点生活费。不料刚进校门,石孟泽的同学认出了他,上来就是一句:“你家孟泽不用读书了!”石根道吓得不轻,以为儿子犯了错。“当面问过孟泽才知道,原来他是被复旦大学免试录取了!”石根道说,后来镇海中学的校长何性善还亲自到河头村登门道喜,说孟泽是镇中第一届保送到复旦大学的学生,替学校争了光,也为父母争了气。

  “我求学的时候是改革开放初期,各地差异很大,不管是从北仑去镇海,从镇海去上海,还是再到北京、美国,在生活和学习方面都遇到了很大的挑战。每到一个新地方,看到了广阔世界的同时,也发现不少自身的缺陷。”石孟泽如此回顾了自己的求学经历。

  “被人甩在后面,孟泽是不会甘心的,他总是拼命奋起直追。”最了解弟弟的石光泽说,虽然孟泽读书用功,却也不是个整天泡在书堆里的呆子,上大学时他还爱上了武术和桥牌。在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管理系读研究生期间,石孟泽就代表学校参加高校太极拳和桥牌联赛,直到现在仍保持着练拳健身的习惯。

  为了获得进一步深造的机会,石孟泽在学业上付出了超过常人的刻苦努力。在参加“GRE”考试(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赴美留学读博需出示该考试的成绩)时,他的数学和逻辑部分都拿到了满分,同时还获得了美国著名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全额奖学金。

  在美国获博士学位,受聘于世界著名商学院,先后在各地大学访问和教学

  1992年,石孟泽赴美留学,5年后获卡内基•梅隆大学管理博士学位。刚到美国的石孟泽,遇到的最大困难还是语言障碍。他说:“我当时参加了很多学校社团和社区的活动,努力融入当地文化,其中也包括娱乐和饮食。我觉得在郊游和饭桌上学习语言,往往比在语言学习班更有效。”对于自身创造性思维较薄弱的问题,石孟泽表示也没有立杆见影的好办法,只能多与学生和教授交流,训练自己的思维能力。

  读博期间除了当助教,石孟泽还在美国拍过电影,真正享受着生活的乐趣。“孟泽在一部电影中当过三天的配角,饰演的就是一名中国人,最后还拿到了一笔小小的片酬。”石光泽笑道,弟弟闲时这般娱乐,忙于研究时也有点“不近人情”,有段时间居然很少给家乡的亲人写信打电话。

  虽然学的是管理,石孟泽却对家人说不愿经商,更喜欢在大学教书,从事学术研究工作。2001年,他如愿受聘于国际上著名的商学院——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三年后,获得市场营销领域终身教职和博士生导师资格。他也先后在香港科技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长江商学院、印度商学院等世界各地大学访问和教学,他称自己通过多年的工作和参加会议,“倒是领略了各国教育行业的不同风采”。

  因长期在国际权威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如今的石孟泽已是顾客关系和促销管理领域公认的专家。近几年,他还应邀在斯坦福大学、芝加哥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世界顶级大学做学术报告。“我非常喜爱大学工作的自由度以及自由的工作方式。”石孟泽说碰到有意思的课题时,他可以在上面花很长时间,而且几乎不会受到外界的任何干扰,但他也认为学术工作不能闭门造车,需要和人交流与合作,“遇上志同道合的合作者能够相互促进,我很感谢那些遍布世界各地大学的合作者们,那其中也有在中国长江商学院和中欧国际管理学院的朋友。”

  生活规律且闲适,工作于他而言是一种享受

  “我以前是夜猫子,年轻时总是工作到凌晨,有了两个孩子后慢慢养成了早起的习惯。”学术之外,石孟泽一天的生活其实较为闲适,在邮件里他这样写道,“每天早上起来先工作一两个小时,然后帮孩子们做些上学前的准备。”石孟泽的两个孩子都在公立学校上学,对于两人的学习,他则表示并不怎么看重成绩,只希望他们自由发展各自的爱好。上初中时两个孩子每天都由教育局的校车接送,现在到了高中就坐公交车上学,天气暖和时,他就鼓励孩子们骑车上学。

  白天的工作基本是张弛有度。石孟泽说教课是工作中较为重要的一部分,罗特曼商学院的学生都很优秀,不管是本科生还是研究生,学生们上课很活跃,教课自然也就变成了一种享受。“这几年随着国内的出国热潮,班里中国留学生越来越多了,偶尔课下讲几句汉语,聊一聊国内新闻,就多了份亲切感。”虽然未见其面,但记者能从这句话里感受到石教授那份割舍不去的乡情。

  不必授课时,石孟泽则经常去听听讲座,借此充实头脑、开阔视野。“我自己也经常做个讲座谈谈目前的工作。国外的学术讨论比较尖锐,每次会上都是争论不断,但这种批评和争论让人受益匪浅,相比之下,国内的学术讨论比较客气,过于注重面子了。”石孟泽坦言道。

  由于国外很多大学没有退休制度,石孟泽计划一直工作到老,他说:“我很热爱自己的研究工作,并从来都以此为乐。”(王杰 袁兆良 胡洁)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